缇塔

长年挖坑不填,墙头草,重口味,宅腐兼修,人格分裂神经病,拖延症晚期,已弃疗

布鲁跟我最后都很高兴

布鲁是一头龙。

当然,我遇见他的时候并不知道,毕竟龙是这个大陆上最麻烦的种族之一。

要不是那时候我的女朋友刚变成前女友,也不会让他“趁虚而入”,霸占了我家的另一张床。

我以为他叫布鲁这个名字是因为他的龙身是蓝色,但他说不是,而是因为我的名字叫布鲁姆,他觉得布鲁跟布鲁姆很搭就临时起了这么个名字。于是我至今也不知道他的真身颜色跟名字。

简直神烦!

要不是龙现在数量不足五百头,被大陆最高法律定为二级珍稀保护动物,我早就拎着他耳朵把他从28楼给扔下去了。

有时候我真怀疑他到底是龙还是狗。所有的书本里描述龙总会用诸如高傲冷漠,爱财如命等词汇来形容,但布鲁这家伙除了看到bling bling的东西就走不动路之外,最喜欢的就是粘着我,说什么我身上有好闻的气味…

干!除了汗味我一大老爷们还能有啥味?

于是在做饭打扫看电视玩电脑的时候,我得多费大半的精力把这头厚脸皮牛皮龙从我身上撕下来。

虽然布鲁经常满嘴跑火车,但我觉得他确实是见多识广,那几个经常嘲笑我乡下人的同学在他面前都哑口无言。

布鲁从来不说他究竟多大年纪,只是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他成年后就被家人赶出来无家可归到处流浪,我非常怀疑他话的真实性,毕竟我初遇他的时候,他打扮得跟个几百年前的老绅士一样,高礼帽拐杖三件套的燕尾服穿得整整齐齐…还好那段时间学校正在搞cosplay比赛,他这样穿也不显得突兀…但现在他最钟爱的居然是hitpop街头风,搞得我每次跟他出门,都有带着熊孩子的家长向我投来理解和安抚的目光…

干!老子又不是他爹,连监护人都算不上,顶多是个房东,还是收不到房租的那种。

每次我咬牙切齿的时候,只能深呼吸安慰自己…布鲁就是头龙…二级珍稀保护动物…不能跟一头龙一般见识…

我一直以为布鲁在我家呆十天半个月就会离开,但现在都大半年了他仍然没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向,反而在我的那间客房的床上堆满了各种闪闪亮的不值钱的杂物(而且大部分还是我给买的…)

……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肯定不会在那天推开布鲁的房间门…

是的,身为动辄就能活千八百年的高级生物(布鲁自称),他们虽然可以与人类一样全年交配,但生物本身的发情期却能够剥夺他们全部的理智,除了做做做之外完全没有别的想法。而我。很不幸的遇上了布鲁n年一次的发情期。

幸好那时候布鲁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他把他的手机扔给我,让我打电话给分类为“龙”的姑娘们江湖救急。而我好死不死的一眼就看到了我前女友的名字。

娜塔莎是龙???

之前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而她的分手理由是床上不和……我一个普通人类能满足龙的胃口那才叫有鬼了!

而且…(根据布鲁的备注)娜塔莎还没满50岁,按照龙120岁成年来算…她完全就是个幼童!

天啊,要是被大陆珍稀动物保护督查队发现了我会不会被抓起来判个7,8年?!

正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滚烫的呼吸喷向了我的后脖,我终于回过神来,身边还有个发情期的龙啊!

布鲁直接把我甩上床,满床的小玩意硌得我全身疼,而布鲁眼睛发红把我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刚刚匆忙拨出号码的手机也被扔在了一边,我听见对面喂喂了几声就挂了电话——不是我不想呼救,而是布鲁堵上了我的嘴,用他的嘴…

我这下栽了…

在布鲁压上来的时候我绝望的想。

为我的小雏菊默哀3分钟…

虽然我并不想让布鲁负责,但他却非常积极的包办了我的一切家务。

于是后来我不得不重新买了一套餐具茶杯…

龙是非常专情的生物。布鲁说。

所以这跟你晚上非要跟我挤一张床有什么关系?

确保你不会被其他龙勾走。

我还来不及反驳,一个硬邦邦的柱状物就直接捅了进来。

这样就保险了!布鲁得意的说,还顺便挺挺腰。而且你也还挺喜欢的嘛~

…你妹!我被弄得说不出话,只能狠狠地咬了他的胳膊磨牙,脑补红烧清蒸烤炖煮龙肉是什么滋味…

可喜可贺~!

[某只做梦都能这么黄暴…太耻了…]

[标题也是梦里的,直到梦快做完我才大概明白这个标题的意义,虽然"我"最后貌似也没多高兴,但是性福是没跑的!]

[做梦真神奇!!!]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