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塔

长年挖坑不填,墙头草,重口味,宅腐兼修,人格分裂神经病,拖延症晚期,已弃疗

一般洗澡的时候灵感才会喷涌而出简直就是人生哲理。

今天的脑补(dong)内容是基于布鲁的那个梦。

1.

我跟娜塔莎是在学校的舞会上勾搭上的。大约就是在人群里那么对视了一眼,她就立刻甩了她的舞伴朝我挤了过来。我至今记得她那个叫里德还是弗兰的舞伴一副快要撕了我的表情,据说他费了好大劲才让娜塔莎同意跟他跳一支舞,结果音乐刚响起就被我劫了胡。

嘿,就喜欢这种说甩人就甩人的小妞,有性格!

我摆出一个自认为最帅的姿势向娜塔莎伸出了手,没想到她却直接扑到了我怀里,然后嘟嘟囔囔的说了句什么。

对不起,音乐太吵,我没听清。

娜塔莎歪头看了看我,绽放出一个灿烂得令天地为之变色的笑容,然后凑到我耳边说,

喂,我们上床吧!

那天晚上我在各种意义上都超水平发挥了,以至于接下来的两天我都有点性致缺缺,考虑要不要找人弄点非洲树皮来泡酒喝。

还好娜塔莎给了我足够的恢复期。

渐渐的,我明显发觉她完全不满意我的努力,而我也被某些幸灾乐祸的同学们(男)明里暗里表示我头顶上有朵绿油油的云。

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在嫉妒我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直到有一天我撞破了娜塔莎跟一个壮得跟熊一样的男人在激情接吻。

娜塔莎,我们得谈谈。

噢,亲爱的布鲁姆,我很抱歉…

她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歉意与惋惜。

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太好闻了,只是…你知道的,那个…我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像朋友一样…

朋友…

我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那个熊男又赶来狠狠地踩了我一脚。

嘿,宝贝儿,别担心,让我来帮你解决这个小子!

我大约是被气晕了头,才会跟这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家伙正面干上。

而我被他一拳撂倒,五脏六腑都痛得缩成一团时,我看见娜塔莎挡在了我的面前,单手就把熊男给扔了出去。

以前从没发现她力气那么大啊…

这样也好,以后也没人能欺负她了…

我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身上包得跟木乃伊似的。

医生说我肋骨轻微骨裂,最近都要保持木乃伊的状态让骨头慢慢恢复。

在询问完各种注意事项后,我问起了费用问题。

你的治疗费跟住院费都已经付清了,一位叫纳博科夫的女士付的,她可真漂亮啊!对了,她还给你留了个信。

我接过那张折起来的便签,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开,直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2个月后,我出院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娜塔莎把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带走了,除了我家的钥匙。

唯一庆幸的,大约就是她离开时没有帮我打扫房间了吧,不然我新买的玻璃存钱罐就保不住了。

2.

布鲁,你得换身衣服!

我皱着眉头看着布鲁身上整齐的三件套,

我们这是去超市不是去参加宴会!

可是,我觉得你的衣服不适合我…

布鲁又露出了他可怜巴巴的表情,我用余光瞄到了那件被嫌弃的T-shirt。

那已经是我最大号的一件衣服了,然而还是塞不下布鲁那一身肌肉。

明明穿着衣服那么显瘦!

我忿忿地捏着自己白斩鸡一样的胳膊,

真特么的不公平,凭什么龙变成的人就又有颜值又有腹肌人鱼线啊,身为人类真心感到心累…

别担心。

布鲁摸摸我的头。

对了!还有身高!简直心塞…

你觉得这身怎么样?

布鲁身上的三件套变成了16世纪法国贵族流行的带蕾丝花边的礼服,还附带脖子上那圈跟狗头套一样的东西。

不行!

那么这个呢?

布鲁又化身成为了加勒比海盗。

拜托,我们是去买东西又不是去打劫!

对于布鲁严重脱离时代的着装观念,我简直被折磨得不行,而偏偏他还不喜欢我的简约风格(TEE+牛仔裤),于是我只好打开投影电视,试图找点灵感。

噢!这个!我喜欢!我能这样穿吗?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前段时间很火的一个偶像团体么,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发型配上吊儿郎当的hippop衣服,简直就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审美。就这样他们仍然吸引了一大票死忠粉,毕竟他们除了衣服以外实在很不错。

我还来不及阻止,布鲁已经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中二非主流了。不仅大长腿的优势被那条像麻袋一样的裤子遮得一干二净,就连脸都被头发挡了一半。

走吧走吧!

布鲁急切地想要推我出门,但我的自尊还有审美完全无法接受跟他一起出门。

最终我们各自妥协了五十步——他换了身相对正常一点儿的街头风格。然而当我们进入超市后,看到四面八方投过来的视线,我真的好想装作不认识布鲁,但那个没眼色的家伙一直拽着我的胳膊问东问西,还兴致勃勃地往购物车里塞了一大堆各种零食跟女孩子喜欢的 Bling Bling的饰品…

而我直到收银台前都无法将那些没用的玩意给扔出去。

我已经为收银员脑补好了一个"少爷为讨女友欢心一掷千金买买买,苦逼小弟默默掏钱包买单"的人设了…

我好想去shi一shi…

3.

你好香…

布鲁把头埋在了我脖颈处,头发瘙得我脖子痒痒。

就像零芦花一样…

布鲁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身上有香味,但不论我怎么闻都闻不到汗臭以外的味道。

也许是龙类有特殊的嗅觉判断吧。

不过今天他说了零芦花,或许我可以去查查那究竟是个什么味儿。

说查就查!

我掰开布·狗皮膏药·鲁搂着我腰的手,还没下床就接到了来自腰的抗议。

龙的精力也太特么好了!

亲爱的你要去哪儿?

清理!该死的你又射里面!

我努力的忽略腰的不适以及从后面某个不能启齿的部位缓缓流出的液体,一步步向厕所挪去。

但是…人家还没吃饱…

我脚下一软,差点没摔着。布鲁及时地赶到扶住了我,一个硬邦邦的大家伙直直的顶着后腰,让我心中一凉。

不是吧你…现在又不是你的发情期,适可而止啊!

但是我喜欢你嘛~看到你就忍不住啊~

我被布鲁带波浪线的厚脸皮打败了。

当我终于从恶龙爪下脱身,下半身已经酸软得快不像是自己的了。看着吃饱喝足就差没拿根牙签剔牙的布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都说不要了还一个劲儿地插个没完,完全不把我这个伴侣放在心上嘛!

为了表示我真是他心尖尖上的人,接下来的几天布鲁承担了所有打扫洗衣洗碗之外的工作——我的血汗钱可不是光用来买餐具和衣服的!

当我终于想起查零芦花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根据记载,零芦花是生长在龙穴附近的一种稀有植物,(嗯~样子还挺可爱的!)不少龙类将它移栽到自己的洞穴中作为……

除臭剂??!!

你特么的不是在玩儿我?!

据说,大多数龙穴因为通风不畅,室内空气污浊不利于龙的健康,几乎所有龙都会移栽一些带有气味的植物,零芦花就是其中比较受欢迎的一种,其他的还有乌羽草,枝莲叶,金冠花等等…

据说,零芦花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被埋了一个月的腐肉挖出来用大火烤焦…

我啪的关掉页面,决定跟布鲁好好的探讨一下人生,不,龙生。

但是…对于龙来说,真的很好闻啊…

布鲁又拿出了他装可怜的拿手好戏。

真的,你要相信我!

他直接扑过来,利索的解开我衣服的扣子,还打开了裤子的皮带扣。

你看,光闻着我就硬了!

你快给我滚开!!!!

我总是学不乖,与龙拼力气什么的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呵呵。

我的腰…默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