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塔

长年挖坑不填,墙头草,重口味,宅腐兼修,人格分裂神经病,拖延症晚期,已弃疗

继续有关布鲁的脑洞……这是一个有关布鲁的真身的故事……布鲁同学真是浑身上下从角到尾巴尖都是槽点啊!

上、

那天早上,布鲁像条八爪鱼一样缠着我,并试图把他硬邦邦的小兄弟强行塞进来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从未这么感激这位清晨到来的访客,如果是快递的话就更好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减压的最好方法:You need cry dear。直译过来就是:有你的快递。

我连滚带爬的翻身下床,一边提起已经被布鲁扒拉到大腿根的内裤,一边抓起椅子上的大睡衣套上。

然而门口并不是熟悉的快递大哥,而是一个衣着华丽,妖冶性感的大美女。

“呃……请问,你找谁?”

“那个……”

大美女看起来有点窘迫的样子,扭捏了一番,终于吞吞吐吐用蚊子般的声音问道,“请问……&%(#%……是住在这里吗?”

“谁?”

那是一串奇怪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咕噜出来,不好形容,总是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声音。

美女的脸更红了,“就是……&%(#%(%!(&*啦!”

我眼尖的发现美女在说这串字符的时候,眼睛有一瞬间变成了金色的竖瞳。

不是吧……

我可不是什么招妖魔鬼怪的体质!

“行了行了,我们在找一头龙!听说他住在这里?”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美女身后响起,我这才发现,我以为的那一堆带着蕾丝边的行李,其实是个打扮得跟洋娃娃一样的小萝莉!

“那个,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龙。”

开什么玩笑,私藏二级珍稀保护动物可是要进局子的!打死都不能让人知道布鲁是条龙!

“你就别想瞒我了,”身高不足我大腿的小萝莉气势汹汹的瞪着我,“我都闻着他的味儿了!喂,他的人类名字叫啥?”

“布鲁……”

“什么破名字,真没品味!”小萝莉又四下闻了一圈,“不过你们用的除臭剂的味儿还不错!这里也能搞到零芦花?”

干!能不能别再提零芦花了?!

“喂,你们?!”

发现我迟迟未归的布鲁,终于姗姗来迟。

一见到布鲁,小萝莉便以惊人的弹跳力直扑他的面门!

然后他们两人嘴里就发出了一大堆我完全听不明白的咆哮,把我跟那个美女晾在了门口。

美女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的局促不安,我扫了一眼,觉得如果她再这么挤下去,那对漂亮的大胸就会直接喷涌而出了。

“那个,要不然,请进来喝杯茶吧。”

我让开了门,美女点点头,像拿一根羽毛似的拎起了一看分量就不轻的行李箱。

“谢谢……”

美女的脸又红了,真可爱,是我喜欢的类型。


在布鲁跟小萝莉干架期间,我已经泡好了一壶上好的花茶,并且从美女口中套出了不少信息。

比如,大美女的人类名字叫休娜,小萝莉的人类名字叫维多利亚·安妮丝·圣·卡特杰琳娜·珍珠·伊丽莎白……后面还有一串我完全记不住,就简称维多利亚好了。

“要记住她这么长的名字,真是辛苦你了。”

“一点都不长呀!”休娜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完全比不上她的龙类名字&…*)(&¥#!¥%&*()*(&*&&…………”

我眼见着她一边咕噜咕噜的念着跟咒语一样的名字,眼睛又变成了金色的竖瞳,这还不算完,念到一半的时候,角跟尾巴都冒出来了。

为了我的沙发不被她一甩一甩的尾巴砸成渣,我不得不赶紧阻止了她。

好在布鲁跟维多利亚也吼完了,垂头丧气的布鲁跟着趾高气昂的小萝莉身后,活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大型犬。

“休娜!说了多少遍了,你现在变身还不够熟练,人类形态就别说龙语了!”

“是……是……”休娜涨红了脸,“我,我变不回去了!”

小萝莉叹了口气,跳到休娜的膝盖上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念念有词,一会儿头上的角跟尾巴就消失了。

不过,没了尾巴……屁股部分的布料破了个大洞,露出了大半个白生生的屁股蛋儿来,真是不(美)忍(不)直(胜)视(收)啊!

“休娜还太小,不会自己变衣服。”小萝莉一边解释一边从行李箱里翻出了一套新衣服扔给休娜。

“休娜是哪只?我怎么都没印象了?”

布鲁坐到我身边,一只手紧紧搂住我像是在宣示主权。

“你有印象才怪!你溜走那会她还是个蛋!”

“哦……那她成年了吗?你就敢带她出来?”

“成年个毛线!她刚15岁!别看个子长得挺高大,胆小如鼠!要是我不带她出来溜溜,等我回去她肯定被那帮小崽子们欺负成龙干了!”

15岁?!

如果换算成人类年龄的话,也就是才不到2岁……我又上下瞄了瞄她汹涌的胸跟圆圆的屁股……不好,鼻血快出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娜塔莎……也是……未成年……

察觉到我的走神,布鲁又紧了紧手臂。

干!我要被勒死了!

“好了,你们这次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千万别住我家,有一头龙就够让我提心吊胆了!

“&(*+%大人要退位了,你必须回去!”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布鲁的身体僵硬了。

“退……退位?怎么可能?!你一定在骗我!”

我不解,不过能让布鲁那么激动,这位大人一定是他很尊敬的龙。

后来我才知道,龙在族内的所有职位都是终身制的,说一头龙要退位了就说明他快不行了……布鲁,请节哀。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小萝莉气呼呼的瞪着眼睛,我猜她很有可能是一头红色的喷火龙,从还没有补染成粉红色的红色发根以及暴脾气就能猜出来。

“但是当初我走的时候,就发誓不再回去了……”

布鲁难得一脸严肃,然而这张严肃的脸很快被迎面砸来的杯子打破了。

“我才不管!你要是不回去一定会后悔的!”

快答应吧!我已经后悔用我最好的一套茶具来招待这群暴力份子了!

……休娜除外,她的喝茶姿势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好!”布鲁顶着一脸水下定了决心,“我回去,但我要带着布鲁姆一起回去!”

纳尼?!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虽然我是对龙穴很好奇,但我真心不想去到那种连零芦花都能当除臭剂的地方啊!

“一言为定!”

小萝莉点点头,迷之沉默了一会,突然直直的看向布鲁。

“布鲁姆是谁?”

评论

热度(3)